美国人安享晚年的梦想和国内老人院里的故事
2018-01-05

   44_160607092300_1.jpg

留洋派(creaders.com)专栏作者平凡往事在国外时,由于离退休年龄尚早,另外也没有想好将来去老人院还是回国养老,因此这个问题从未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但对一些移民而言,这也算新生事物,是新生事物就会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如谁的父母住进了老人院,幸福与否类似的话题,偶尔也会出现在与朋友聊天的话题里。久而久之,即便道听途说,也对国外老人院有了些许了解。

1-160525143619605.jpg

  回国后,我一直处于拼命工作的状态中,根本无暇关心那些除工作之外的闲事淡事。如果不是岳母近期住进了老人院,我甚至都不会想到还有一个承载着许许多多老人们喜怒哀乐,供他们颐养天年的世外桃源。即便如此,与那些整天像陀螺一样忙碌的工作族相比,他们的故事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但就是这些平凡得有点琐碎的小事,也有许多让人为之动容,同时会浮想联翩,比如我们退休后的生活将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一、孤寡老人的感情生活

ckmuq0vnev7g.jpeg

  如果我说老人院里的感情生活丰富多彩,一定有人会说我危言耸听,但事实却是如此。在老人院里,衣食住行以及一些简单的医疗护理等物质上的东西都有保障,甚至比一对一的保姆照顾得还要好。但精神世界却和那些上班族并无两样,甚至更为空虚。因为在住在老人院里的绝大部分是孤寡老人,即便儿女在,也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很少去老人院里探望他们。如和我岳母同一房间的张阿姨,据护工们说压根儿就没有人来看过她。当我们给岳母过生日中秋时,张阿姨许是触景生情,突然呜呜地放声痛哭起来。老婆问她原因,她说想女儿了。热心的老婆试图联系她的孩子,接电话的是老人开麻将室的儿子,态度十分粗暴,反复就一句话,看什么看,我不挣钱凭她每月2000元的退休金怎么能住进那么好的老人院?

  老婆不甘心,问他能否通知他姐姐来看看老人?得到的答复是,你们就当她死了吧。

  还有个阿姨,家境非常好,也是单身。不但一个人一个房间,而且还配有专属保姆。一天,她躲进楼梯角落里,无论谁叫都不肯出来。僵在那里很久,突然一个阿姨善解人意地对大家说,可能是感情问题吧,于是大家请一个退休的男性前厂长去叫她。那个老男人,只叫了一声,你出来,然后背对着她伸出手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竟默默拉着前厂长的手走出来了。当天半夜,她一个人悄悄溜到前厂长的床前坐了很久不肯离去。

  也有两个女人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闹得不可开交,最后院方不得不将男人移到其他楼居住,诸如此类的例子举不胜举,谁说孤寡老人没有感情生活?其实他们比常人更需要感情生活,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但有人关心或认真考虑过吗?他们是弱势群体,当然很少人真的关心他们。但他们需要关心、爱护和正当的感情生活。都说生命在于运动,是运动就包括肉体和精神两方面,爱情就属于精神运动的范畴。老人也需要爱和被爱,这个问题应该引起社会关注!

  二、他们也曾辉煌过

20170824091742221.png

  说心里话我对老人有歧视心里,主要源自他们体力的不济。只是过去连我自己都未觉得有何不妥,也从未想过等我上了年纪也许还不如他们。因为有这种潜意识,所以在我与他们的相处中时常会表现出来。远的不说就说身边的事,比如,当我看到父亲吃饭时饭粒经常掉得衣服上下都是,就会开他的玩笑;陪他散步时,也总嫌他步子迈得太慢,而表现得十分不耐烦。

  这个元旦晚上,我陪老婆去老人院看望岳母。事先纠结了半天,到底给她带点什么呢?水果还是可口的饭菜?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饭店订几个好菜和酸菜馅饺子,因为岳母有糖尿病,平时很少吃水果。于是我们在饭店订了几个平时她喜欢吃的菜和酸菜馅饺子,去前还特意打电话给护工告诉她提醒岳母等我们去了再吃。没曾想我们紧赶慢赶到了那里时,老人刚吃过,正和同房的阿姨一前一后推着助步器往房间里走呢。劝了半天,岳母才回到吃饭的房间里吃了一个饺子。

  再看饭桌前,一群老人也正围坐在一起吃晚饭,每个人的盘子里都剩下许多没吃的饺子。我心里嘀咕,真浪费。除此之外还有怜悯和鄙视,心想连几个饺子都吃不下还能做什么呢?正在这时,其中一个口齿不清的老人家主动和我搭讪:“饺子是海鲜馅的,很香的。你尝尝?”

  “我刚从饭店出来,不饿。”

  老人看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也只好作罢了。

  回家的路上,老婆一边开车,一边和我聊发生在老人院里的一些轶事,说心里话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但又不好打断兴致勃勃的老婆,权当笑谈一听而过。但她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却让我感到震撼。

  她说:“你可能不知道吧,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老太太,曾经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化学家。”

  “当真?”

  “当然,你不知道吧,在他们中间还有厂长、总工程师、翻译家、音乐家、和大学教授呢,可别小看人家,他们几乎都曾是风云人物呢!”

  我听后肃然起敬,同时感到一阵悲哀,他们的今天不也正是我的明天吗?这些看似貌不惊人,甚至样子有些猥琐的人们,也曾有辉煌过去,也曾叱咤风云,在他们各自工作的岗位上不可一世。再想想父亲,又何尝不是呢?老人家当了一辈子军人,在朝鲜的三年半时间里,每时每刻都是在枪林弹雨中度过的,即使在和平年代不也一直是部队中的佼佼者吗?我有什么资格和理由看不起他们呢?我之歧视,完全是浅薄和修养的问题。

  三、他们的未来不是梦

download.jpg

  在美国,我的一位朋友和我说,他的美国梦之一就是将来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能住进高级一点的老人院。我问他何谓高级,他答道,就像某某的叔叔一样,退休后存款够住海德园,那所位于湖边,每天有护士照顾,湖景房,一起生活的都是富人的老人院。记得我当时还问他住这样的老人院需要多少钱?他算了算告诉我,起码得600万美金。我苦笑一下,对我而言,这无疑是天方夜谭。现在看看这所本市最高级的老人院,每人每月才不到5000元人民币,但衣食起居都有专人照顾,包括洗澡、剪脚趾甲、定时发药、顿顿鸡鸭鱼肉,水果天天有,两个人或一个人一间宽敞明亮的大房间,每天还会被推着去外面晒太阳。园区里有图书馆、健身房、电影院、洗浴中心、免费古筝、画画、毛笔字和舞蹈培训班等,比起美国的高级老人院不知丰富多少。我岳母有个毛病,天天晚上两点起来喝水,人家就每天凌晨两点钟给她准备好温开水。这样人性化的服务即便在美国也享受不到吧?!

  我过去一直不主张住老人院,认为那里孤独寂寞,实则不然,那里的老人都非常开心,生活丰富多彩,而且还有专人照料和护理。同时因为都是年龄相仿的人,沟通起来容易。尤其到晚年,糊涂了,生活不能自理,指望儿女每天打电话,或经常前来探望,对那些时常需要照顾的老人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我父母所在的干休所就经常有老人投诉保姆虐待他们的事情发生。钱财呢?老人糊涂起来,钱财的支配和使用完全失控,如果遇到贪心的保姆,什么都可能发生。而老人多是一时糊涂,一时清醒的。在老人院就不会这样,儿女只需要每月按时付费,一切都不用担心,经常去老人院看看他们就是锦上添花,因为他们的精神生活不再匮乏,他们脱离了尔虞我诈的阶级社会,却来到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平等社会中了,他们重新过起了群体生活,这种充实和快乐是孤寡老人在家由一个保姆照顾的情况下想都不敢想的。记住,无论人到了什么年龄,群体社会都是快乐的基础。

  原本没想写这篇毫无激情的文字,但这几天眼前总能浮现出几百个老人在一起娱乐、玩耍、游戏、跳舞、聊天甚至争执的情景。一年四季忙得不亦乐乎,不用看谁脸子,不受任何人闲气,没有贫富、等级之分,自由自在,人人平等,功名利禄抛之脑后。这种生活不也是我向往的吗?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希望,也让我有了未来不是梦的自信!

0人跟帖 | 0人参与 | 注册
   
网友评论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留洋派立场。
热门跟帖          
查看更多跟帖>>
热门文章
中西方教育的根本差异是什么?
2018-01-03
金庸的武侠 PK 西方拳击
2018-01-02
我为什么说自己是“劣质毕业生”?
2018-01-04
美国人安享晚年的梦想和国内老人院里的故事
2018-01-05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