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对待残疾人?
2018-02-21

images.jpg

  留洋派(Creader.com)专栏作者幼河:搬到纽约市前就听说那儿的房子是“学区房”,当地小学在纽约市是非常不错的,教育质量排名靠前。搬去后我很快发现住家边上就有所“小学”。大概就是那所小学吧?不是很大,操场也不大。难道纽约市拥挤,连大操场也省了?可是,怎么没有小学生们在那小小的操场里玩耍呢?很快我知道了,那是所特殊教育(智障生,包括有严重残疾的智障生在内)的学校。而本学区小学在北边不远处,那儿有很大的教学楼和操场。

6359191230808725001729973.jpg

  有时候早上正好上下学的时候我散步从这所特教学校门口路过,校门口路边上停着一大串黄色的校车。那有严重身体残疾的智障生从汽车的升降梯坐着轮椅下来;学校的工作人员(大概其中还有老师)车上车下的忙活。这些坐着轮椅被送到地上的智障生好像仍在糊里糊涂当中,有的还从嘴里发出古怪的声音。他们身体的残疾明显,而且很刺目。我想他们大概都是从各个街区接来的吧?这时我心中会有些自相矛盾的想法,也不知道该如果评判自己这些念头。有一个看法想必大家都认可,那就是让这些智障生受免费教育要花很多很多纳税人的钱。

  残疾人各种各样。后天残疾的我肯定是能接受的。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们本来是正常人,具有正常人的思想和理智,只是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成为残疾人不能正常生活。他们必须被尊重,同时应当得到正常人的任何权益,政府应该优先为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困难(可是,如果他们后天变残疾恰恰是失去了正常人的思想和理智怎么办?对此,我有点含糊)。当然,如果中国文化传统上和现在很多正常人对残疾人歧视,政府出于种种原因没有尽可能的帮助残疾人,那是非常遗憾的事儿。

  如果有人质问我:那先天残疾者你就不能接受了吗?这…平心而论,很难几句话说清楚。我认为先天残疾者和后天残疾者,他们都必须得到应有的人格上的尊重,都得得到和正常人一样的各种权益,政府也必须尽可能地优先帮助他们;这是绝对没问题的。我是从另一个角度考虑的。如果先天有残疾人的有着正常人的思维和智力(如盲人、聋哑人,肢体有残疾者等),我绝对认为他们应该生活下去,追寻自己的人生幸福;但没有正常人的思维和智力呢?

  我有一亲戚,他们夫妇头一个孩子生出来就完全残疾,智力上永远只停留在正常人出生几个月的水平;也就是除了哭什么也不会,他是绝对不会产生高级思维的。这孩子总是不断的生病,把这对夫妇拖累得要死。孩子终于在9岁的时候因病去世。我的亲戚每每说到这儿都摇头叹息,说那9年简直和噩梦一般。那为什么不在孩子出生不久,知道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正常人的智力,想个办法让这个不幸的孩子悄悄的走了呢?这……

  我还有一家亲戚,他们的大女儿越往大长,就越显示出智力低下,后来查明是脑子里有某种病。这女孩儿的病越来越严重,最后在十几岁的时候已完全不能自理,然后得病去世。她的父亲是位医生,后来说到大女儿的去世总是自责,说如果处理及时,他的大女儿是可以救过来的。我相信他们夫妇对女儿是有感情的,因为这女孩儿很小的时候还是比较正常的。可是,后来她智力越来越低下了。难道千方百计让她活下去还会得到正常人应有的幸福吗?且不说她完全不能服务于社会。她活的意义何在?

  在中国,传统上对残疾人是歧视的。小时候上学路上总遇到一位智力有些低下的人。大家都管他叫“傻七爷”;他总是在打扫马路边上的便道。一般的来说,来往的孩子们对他还是比较友好的,总是和他打招呼,喊着“傻七爷”。他也是笑呵呵的应着。但有时候顽皮的孩子会拿他开涮,惹得他大哭。这情景留给我很深的印象。我们的街坊有一家有个傻子。他们家临街,所以我们孩子们总能看见那个又高又大的傻男人。当我们孩子们有时围观这个傻大个儿说三道四嬉笑的时候,他的家人总是出来把傻子拉回屋中,并厉声呵斥我们。吓得孩子们一哄而散。在我长大之后想起这些情景,总要问:他们这些智障者的人生快乐何在?

images (1).jpg

  在美国,残疾人的待遇显然比中国要好得多。有残疾者自不必说,聋哑或盲人者都有专门的学校,接受免费教育。智障者(包括身体有残疾的智障者)只要有些思维意识,都会有免费教育的特教学校。有特别严重残疾的智障者也会有专门的类似学校的地方去。他们能有这样的待遇,一是社会尊重人的人格的态度,二是政府有这个财力(当然是纳税人的钱)物力和人力修建和维持学校。上面已经提到此点。

  学校是让人学习知识,掌握各种技能的地方,以便日后走上社会便可以很好地服务于社会。残疾人进学校学习也不例外。可是,我断定,我所看到的智障生恐怕其中有些人是很难在日后服务于社会的。那,让他们进校学习的目的是什么?我知道其中有些智障程度不那么低下的学生日后还是在特殊照顾下工作的。我刚来美国时曾在一个大都是难民的塑料制品工厂打工。我的一位工友就是稍有智障的小伙子(身体其他方面没有残疾)。他确实能工作,但如果没有政府的政策条例,恐怕工厂不会接收他,因为他比一般工人的劳动效能差,可工资却不能少于国家最低工资。我同他关系好,因为我总是劝阻那些当面取笑他的亚裔难民。他在特殊教育学校接受了十几年的教育,他甚至能写出很多英文句子和我交流。此前我还知道我的一对街坊两口子都是残疾人,并独立生活。男的是聋哑人,女的则又聋又瞎。他们每天由专门的车子接送上下班。如果政府不出车接送他们上下班,他们怎么去工作?同时我也相信,他们两口子的工作应该有某种程度的福利性质。

0x400a0a0.jpg

  也就是说,政府出面帮助这些有一定工作能力的残疾人,在社会上参加各种力所能及工作,得到报酬(大概所得大大超出他们劳动产生的价值)。这不仅仅是让残疾人生活在社会当中有存在价值感,而且也是在社会上弘扬人道主义精神。嗯,好吧,姑且如此,可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有相当智障的残疾人,大致也知道他们日后不能掌握很多有用的知识和劳动技能,仍让他们在学校中学习的目的是什么?我推测,首先是人道主义关怀;一个现代化文明的社会必需体现这一点。第二,很难在智障者中明确地划分一个“进行不断的教育后,将来在社会上有通过劳动创造使用价值的能力”的界限。如果真是这么回事儿,那就必须花纳税人很多很多钱。或许我没有通过学习明了足够的知识和认识水平,因而不能很好的回答这个问题。从父母的角度说,有智力障碍的孩子能每在父母的工作日送到特教学校来,家长也好有精力投入自己在社会上的工作中。

  一个有残疾人,特别是智障者的家庭是不幸的。我有一“荒友”,返城后已经30岁出头,结婚后生的孩子就是个有智障的残疾人。孩子渐渐长大后因残疾根本不能到户外去,同时还有智障。他们两口子那时每天上班后就把傻儿子锁在屋里,等下班回到家中一看,屋中往往到处狼藉,都是狂躁的儿子所为。夫妇俩苦不堪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后来这个傻儿子终于患病去世;那时他的头发完全白了。过去我住父母家的时候,楼上有家教授,他们的儿子因“文革”时因自己被批斗照顾不周摔伤头部,结果影响到智力。那孩子除了会吃喝拉撒,别的什么都不会,出门必须由大人领着。终于有那么一天,父母上班后孩子走失。家里人千方百计地寻找;开始还有几次传来消息,说某处什么地方似乎见过那个孩子。家里人马上去找没有发现,最后渐渐渺无音讯。我说的这类情况,如果在美国,在父母去工作后肯定会有个去处照顾,但这终归是家庭的不幸,而且他们这种残疾人在中国大陆好像只能父母养下去。我看过些这样的报道,说某某贫困家庭家中有个残疾智障者与家中老人相依为命。最后老人怕自己死了,孩子没着没落,就把孩子杀死,自己投案。这是多么凄惨的故事。就是在美国或西方工业发达国,家里如有残疾孩子,也是家庭中很不幸的事情。

e0b9bb275712c2aaf42c1c94c3beca65.jpg

  现在医学水平提高了,妇女怀孕期间可以通过检查发现胎儿是否不正常;比如唐氏综合症(造成智力低下)就能被检查出来。如果检查发现胎儿很不正常,一般孕妇大概会考虑堕胎;因为残疾儿不但造成家庭不幸,对其本身在社会上的成长也极其艰难。当然,宗教情结很坚定的孕妇会以“上帝给的就得要”把孩子生下来,比如前阿拉斯加女州长佩林,她知道自己的胎儿有唐氏综合症,她还是要生下来。不过尽管医学水平的提高,还是免不了有残疾儿童降生。

  生下来就有严重残疾的婴儿是否该放弃?我在网上经常看这方面的讨论,绝大多数人都是坚决反对!从人性的角度阐述母爱的神圣伟大;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谈残疾人也是人,必须有生的权利;从人生体验的角度认为,再残疾的孩子也会有幸福的时刻,绝对不能剥夺等等。这真让我哑口无言。同时,媒体上总是有大量残疾人励志成功的报道,文学作品中也不乏这种题材。其实呢?起码中国社会中一直存在很多残疾婴儿在刚出生就被结束掉了的情况(连女婴都大量杀死,更不用说残疾婴儿)。现实社会中,一个家庭有了残疾孩子,真是不堪重负。我记的很多年以前,有个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演员,他有个严重残疾智障的儿子,最终他把儿子弄死了然后投案。其实我心里特别同情他。

shakespeare-Quotes-25-1.jpg

  我不能说我赞成发现婴儿是严重残疾就结束其生命,但我们是否也该考虑残疾孩子给家庭带来的艰辛和痛苦,而自己的人生道路也是充满艰辛?另外,如果我说,为了残疾人能绝对地平等地生活在社会中,纳税人要花很多钱,是否有人会指责我冷酷无情?

  如何对待残疾人不但面临种种的社会问题,还涉及人类的道德伦理。

0人跟帖 | 0人参与 | 注册
   
网友评论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留洋派立场。
热门跟帖          
查看更多跟帖>>
热门文章
印度邻居
2018-02-16
美国如何对待残疾人?
2018-02-21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