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移民各有一肚子话“真的不容易”
2018-08-15

  留洋派(Creader.com)专栏作者青溪:朋友简真是个性情中人,一得知今年高考作文题目为“真的不容易”后,感慨万千在微信朋友圈中发文回顾在加拿大四年的移民生活艰辛历程。

image.png

  我也听其他很多新移民朋友诉过苦,总体来讲他们生活中最心塞的是“语言不通“、“文化隔阂”、“融入障碍”、“夫妻分离”以及“孩子学业”。朋友炎说想着自己在加拿大不工作有的是时间,便响应老师号召,给孩子学校采南瓜的field trip当司机。可去后发现自己和老师家长谁都交流不起来,老师指令啥也听不清。“太尴尬了,下次再也不去做义工了。”秋也在一旁插嘴道:“来了加拿大,这五官都成摆设了,没几个能发挥正常功能的。”

  文化认知的不同,也让人哭笑不得。你的“有趣”也许成了别人眼里的“可恶”。儿子同学的姥爷姥姥住得离海边近,老两口到海边散步时看见绿头鸭、加拿大鹅长得好,就特意从家里拿来面包喂它们,结果当场就有人冲他俩走来,叽里哇啦一大堆,又指手画脚一阵,老刘根本闹不清做错了什么,竟然遭到这样的待遇。

  回到家,听女儿解释后才明白,是禁止他们喂鸭喂鹅,因为他们的行为破坏了自然生态环境,扼杀动物生存本领。“我们一片好心,居然给扣这些大帽子。”老刘不服气地抱怨。让他更气愤的是,他老伴烧菜将油花溅到手臂上,邻居看到怀疑他家暴他老伴。“我和老伴感情那是没话说,你说这老外咋管这么宽呢?真不知他们怎么想的!”

  呵呵,在这些困难面前我算是过来人。如今这些麻烦还只是和英语圈的“外部矛盾”,想想自己刚来那会可是粤语圈的天下,同胞间还存在着隔阂呢。譬如,去华埠购物结账时人家不问你哪来的,只要看是你长着张中国脸马上粤语报价,问个货也是鸡同鸭讲。所幸每次我们还是靠着看商标、连比带划把事情办妥。

  每次看到新移民满眼泪花念他们的“移民苦经”,我真想拿自己的经历安慰安慰他们。当他们嫌偌大的房子因少了另一半儿而显得寂寥孤单时,我们当年或是一家三口挤在一间屋里,或是租住在抹不开身的地下室里。我有个单身朋友为了省钱什么家俬也不置办,每晚租住10元一个床位的大通铺,第二天卷起铺盖去打工,日复一日坚持了一年的光景。

  我还遇到过“老鼠风波“、“蟑螂风波”、“飞蚁风波”和“臭虫风波”。最后一个风波把我搞得精疲力竭。我无法忘记那一幕幕:一趟趟来回奔波于洗衣房和家之间洗大件衣物,一小时一小时站在盥洗台前手洗小件内衣,一次一次步行上街买不同种类灭虫剂,一夜一夜守着被叮得满身是包的女儿不能睡,尤其看到女儿的惨状我心都碎了。最后还是请灭虫公司出面才解决问题,可化学喷雾剂的刺鼻怪味却久久不散熏得我们恶心。我们就这样一次次学习“忍耐”的功课。

3586121_2018022809464211f9f.jpg

  至于精神苦恼么,当时的我想的连资格都没有。说穿了,这就好比一个饿肚子的人,整天想的只有如何填饱肚腹,至于精神层面的需求与安慰还靠不上边呐。话说回来,人在物质贫乏时,内心相对更强大、抗压能力也是超乎想象的。那时很多守着“技术”无处用、车也不会开的技术移民们,就靠着硬实的双腿奔命于工厂餐馆招工培训班夜校之间,连忧郁症都得不起。

  我不禁想起先生早年的一段倾诉:“每次在冰天雪地的黑夜从学校回来,独自走在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死一样静的街区,真是对身心的一种折磨。一脚低一脚高地踩在吱吱作响的雪上,那种冷是侵袭到骨子里的,有时冻得肚子疼痛难忍。人在内心无望的时候,哪怕是一片空旷死寂也能成为打击,偏偏加拿大空旷地特别多,那是一种走不到头的绝望。”是啊,多少时候,多少移民都觉得撑不下去了。可是国内工作辞了、房子卖了、和亲朋好友道过别了,说白了,我们出来的人从某个层面讲是没有退路的。而眼泪是不能流在任何人面前的,因为我们不能让屋檐下的家人难过,也不能让地球那头的父母担忧。

  我们华人移民中间当时流传着这样的口号:“熬过头五年的黑暗时期,必能见到光明的日头。”这话虽不绝对,但很真实,至少给我们在艰难困苦中的异乡客打了“强心剂”。在我看来,“移民”是场硬仗,既是和当地环境较量,也是和自己较量。我始终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不能败在异国战场上。我们这些守到“抗战胜利”的老战士么,几世代里累计的感触哪是“真的不容易”几个字能表达到位的?

  如同蚕蛹被束缚在的蚕茧里,我们在黑暗时期努力学习生存的技能和做人的道理,走向生命成熟阶段。尽管对于大部分移民,天未降大任于我们,但移民生活以“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方式在各方面成全着我们。现在,我儿子已六年级明年就要小学毕业;我的女儿就读UBC科学系,正为将来成为一名教师而奋斗;我呢,成了一所公立学校的教育工作者,平时还写写稿和大家分享分享生活。如今,我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可以给《参考消息》、香港《智库》编译和翻译文章,出了电子版小说,也学会弹钢琴、烘培、陶艺。

  回想一路走来的这二十年“真的不容易”,我很庆幸一路上有许许多多帮助和扶持我的人,我打心里感谢每一位关爱过帮助过我的人。我常对自己说,就像金子经过了火的锻炼能才发光,风雨过后才会呈现美丽的彩虹。没有我所经历的所有苦难,也绝不会有今天的我。让我感到最有价值的是我成了一名敬虔的基督徒。正如圣经里的话语告诉我的:神是我的高台和避难所。神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照亮了我这个曾在在死荫幽谷里困苦的人,而我经历的一切苦难是神化了妆的祝福,我感恩我所走过的每一步,若上天给我机会再次选择的话,我还会选择经历风雨和苦难。

青溪,中生代老移民,曾先后定居于多伦多,渥太华,温哥华,熟知并习惯当地的生活,对加拿大真情实况、对旅加中国大陆移民群体有生动、接地气的了解,现为兰里某公立高中国际留学生部助教,中国国内多家媒体撰稿人,专栏作者,致力于向中文读者介绍加拿大文化教育传统习俗、政策制度等等。“把我所知道的加拿大介绍给更多新朋老友”是其最大心愿。

0人跟帖 | 0人参与 | 注册
   
网友评论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留洋派立场。
热门跟帖          
查看更多跟帖>>
热门文章
加拿大人为什么不上大学?
2018-08-13
华人育儿宜野蛮其体魄
2018-08-14
新老移民各有一肚子话“真的不容易”
2018-08-15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