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息!身边温哥华代购传销的真实故事
2018-10-23

  留洋派(Creaders.com)专栏作者ZZ:妈妈的那个朋友又来撺掇妈妈了。这个朋友是妈妈在国内以前的同事,移民过来以后,他的老婆做起了代购,去年想拉妈妈一起卖高价净水器,起过一点争执,我以为这事就已经过去了,只是偶尔听妈妈问起什么热销的本地代购产品,我就知道她还在关注那家人的微信朋友圈。没想到又来找。

image.png

  说来虽然这家人是妈妈的同事,年纪却和我相当,也是差不多时候移民过来,比我们早一点落脚在温哥华。我们刚到温哥华时去拜访过他们,那时女主人刚生完第二胎,来加拿大的第一个宝宝,因为曾在机场和赌场都工作过,休着带薪假期。他们住在新买的townhouse,开着雷克萨斯的车,还享受着用国内储蓄置办起的优越生活。只是男主人因为语言障碍,貌似还没适应,没有在工作。

  几年之后,我被妈妈拉着再次拜访他们,是因为我在本地的工作遇到瓶颈,感觉既无成就感,收入也很单薄涨薪无望,妈妈便提起他们,说这几年他们做生意赚钱了,可以去学习一下,如果合适,我们也可以出来做个“自雇”,不要给人打工了。

  去之前我也是有些好奇的,想起这几年间曾在工作的大厦偶遇过男主人。他当时为橱柜公司打工(显然是因为语言不好的无奈之选),他跟着包工队样的一群人等电梯,应该是楼中有要安装的客户,穿着并不干净的工装,像个典型的蓝领工人,所以一开始我没有认出他来。一同走进电梯,他们人很多,先把电梯塞满了,只有他非常绅士地请我先进,那种儒雅的礼貌气质,让我多看了这人一眼,才认出他。他貌似也才认出我,有些尴尬,就问了句“是在这里上班吗?”“妈妈在这边?”简单没说几句,我就先下电梯了。回来我跟妈妈说起还有小庆幸,虽然我的工作收入也菲薄,但毕竟是一份体面的白领工作,同是新移民,已经知足了。

  可是几年过去,据说人家赚到了钱,而我还守着那份微博的薪水,工作环境还不愉快,便带着沮丧的失败感去“取经”。

  这次他们搬了家,已经卖了townhouse在别处买了house,只是还没入住,暂时租住在朋友的空屋,是一个没怎么打理好的老房子,虽然地段非常好,可是进门就一股萧条的气息,不复之前那个小家的温馨。

image.png

  女主人刚生完第三胎,宝宝已经半岁了,但她的身型还没恢复,她在厨房张罗着给我们做饭,一边倾诉着这第三胎受的磨难。第三个宝宝是6个月的早产儿,幸好加拿大的医疗护理非常好,在保温箱里安稳度过三个月,现在抱在家里老大姐姐的怀里,看上去挺健康。然而为什么早产,女主人毫不避讳地跟我们坦白,还不是因为老公当时非要辞职!

  “他当时已经去办公室做事了,一个月拿三千块电脑画图,很稳定的收入为什么不做!他就看我做代购做得挺好,非要辞职跟我一起做代购,说是看我太累,帮我!”

  而老公在旁有点羞惭,但还慢条斯理地跟我们解释:

  “我是看我原来公司他们的这生意,老板一年忙到头,也是赚不到几个钱。我在那里打工又有什么前途。她这边代购很忙啊,我回来可以帮她准备推广的文案,培训资料什么的,这是我擅长的啊……”

  听上去还是满有道理,但整体描绘出来的境况是这样:女主人一直做着两份工,赌场的工作从来没放弃过,所以这次还是在休带薪产假,一边又非常努力的做着代购,生意好到都做到了快递公司的VIP。理想状态当然是丈夫也有一份稳定收入,再一起努力把兼职的代购生意做大,然而没想到老公那么废,好好的稳定收入不做,非要辞职全部赌注压在代购生意上。当然气急攻心,身体就崩了,高血压高血糖水肿什么都来了,医生判断她没有办法坚持到9个月,便提前为她做了引产。

  “我躺在产房里我就想,我不能这样过下去。代购的生意就是你一旦停下来就没有钱,我没有安全感,我必须找别的出路。”

  女主人找到的出路就是她想介绍给妈妈的“生意”:卖高价净水器。她拉开小黑板,开始画出那个很熟悉的金字塔型的分红系统,我心里便已经凉了一半,这不就是传销嘛。她为妈妈详细解释着这套大家一起赚钱的精密体系——美国人跨世纪的伟大发明,指着金字塔尖的最顶层说:

  “我要做到这一级,我就可以从公司领养老金了!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这个。”

  她所卖的产品据说是日本人发明的,先用于医疗护理的电解水净水器,用电解的方法把水分解成具有负离子的“还原水”,只饮用对身体有无数好处的“碱性水”,而排掉另一半的正离子“废水”,且不说这环保不环保,是否真的抗衰老,仅仅是机器的价格把我吓退了:一台机器五千加币。

  我们在国内也曾用过韩国产的净水器,具体原理不记得了,但记得只有两千人民币左右而已,这一台是什么神仙做的,竟然敢买到五千加币!

  之后我再一想就明白了,净水器毕竟不是高科技产品,她向我们解释负离子碱性水的实验,仅仅是中学化学实验的程度,实现这个效果那个净水器的机械原理可想而知没什么技术含量,自然成本也昭然若揭,那这么高的定价为得什么,自然是为了撑起那高高隆起的“金字塔”的分红制度。利润不够高,又怎么有钱分,甚至敢许诺给会员终身养老制度!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温哥华遇到传销了,那几年盛行的nude skin,似乎人人都在做,本地这边长大的同事也跟我说起,她妈妈身边也有人拉着一起做传销。温哥华闲人太多,尤其是赋闲带孩子的太太们不甘寂寞,做传销既能工作赚钱,又能认识人丰富社交生活,何乐而不为。但是有多少个能做起来的,寥寥无几,都是趁着热情做两天,发现并不那么好赚便丢开手找别的乐子去了。然而我相信,我妈妈这个朋友一定能做起来,因为她不是为了找份闲差打发时间,她是在为养活自己三个孩子而搏命呢!

  我当时没有表示什么,客气分手,回家后联合爸爸一起压制住妈妈加入的念头。我们这经济水平怎么用得起五千块的净水器!妈妈勉强妥协,答应只要不强迫我们买一台机器入会,随便她怎么搞。

  没想到就是这样,男主人第二天一早就专程跑上门来,给我和我爸“洗脑”,满口解释着传销的“合法合理性”,还教导我说不了解的事情不要轻易下结论。而我脑中却只有一个画面,就是他老婆引产后,躺在产房里盘算着未来的那副绝望的样子。身为一个女人,我再压不住这股出自共情的怨恨,怒火攻心,直接跳起来把这个废男人骂出门。从来不会跟人大声起冲突,我那天真是破了记录,直接撕破了脸,一点没给我妈留情面。

  我不是歧视传销,我是歧视这个无能的男人,不能努力适应和融入移民生活,让老婆一力扛起生活的重担,还害得老婆引产,差点活不过孕期。一想起这事,我就出离愤怒。

  本来以为和这家人再不会来往,没想到他们又来找妈妈。原来妈妈介绍了国内的朋友去体验,还真的有一个买了,他们便来撺掇妈妈赶紧入会,去登记注册,这样才能拿到那几百块的提成,“一个好的开端”。

  我再次跟妈妈解释了传销的体系,为什么她非要来让妈妈来领这个提成,她自己拿了不就好——卖一台机器只有一份提成,但如果拉妈妈入会,她的金字塔就能多架起一个分支,她就能拿N份提成。这么多提成哪里来,不都是买机器的人付的那些钱中分。

  本来还是老规矩,入会开户要自己买一台,见我们态度坚决,又改口说不买也行,只要拿了工卡去开户。看来本来还想再宰我们一笔,看赚不到,便降低了预期。

  分析来分析去,我跟妈妈讲:

  “你看不出来他们家的气氛吗?就是绝望。人被逼到无路,就会不择手段。XX(女主人)怎么赚钱我都不会责怪她,她是为了孩子,母亲的生存本能。但我们不是,我们没到那地步没必要赚这个钱,更何况还赚不到钱。”

  母亲终于还是被我说服了,问我:“那你说他们最终会怎样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也许真的能做到领养老金吧,或者赚够了本钱,转去做别的生意和投资。

  我相信以她的坚毅耐劳,她肯定能蹚出一条路来,即使面孔已狰狞 。

  我讲这个事,并不是要谴责传销,我只是想说说移民生活给人带来的转变——为了在这个山清水秀的福养之地生存下去,在见不得人的暗处多少挣扎,一声叹息。

ZZ,前文艺女青年,混迹媒体和时尚行业,喜欢文学和非现实的一切。初来乍到的新移民,开始体验生活的坚实。睁大眼睛记下城市的纷繁众生的哀乐,心怀悲悯,不灌鸡汤。

0人跟帖 | 0人参与 | 注册
   
网友评论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留洋派立场。
热门跟帖          
查看更多跟帖>>
热门文章
中国人的计量单位是家,欧美是个人
2018-10-30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